柠之

在一起

※深夜激情产品
※无正式设置 坤x作家 廷
※轻微权贵
※真爱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严重ooc预警
※不到三千字极其短小了可以说是
※小学生文笔现在退出来得及


致远方的你:

 最近还好吗?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一别已是四年半,你离开的那天,看见你拖着行李走进安检口,对不起我没有听话,我还是哭了。后来据昊昊说,我自己都没有发觉,我的眼睛里始终含着泪,只是在你走的那瞬间我才放任它落下来。

 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一千二百七十八封信,却没有任一封被你看见,我不敢给你寄信,也不敢期待你的消息,我害怕。我终究是没勇气面对你离开的事实的。

人家都说人在一起待久了是会变的越来越像的,就像大学毕业之后的我和你,用他们调侃的话说,除了长相,就像是变成了一对双胞胎,感情好得仿佛同胞,可是只有我们再清楚不过啊,那不是亲情亦不是友情,是从未说出口只敢深埋心底的那份感情啊。

前几天丞丞来找昊昊的时候,顺口提到了你的消息,他说,他收到请柬了,是你要结婚了,对方是同一所学校的学姐,长相姣好,成绩优异,人品良好,家世背景都跟你再般配不过。多好啊。你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一直照顾你的人啊,她会一直陪伴着你的对吧。他们俩商量着要不要告诉我,我听到昊昊说他不愿意瞒着我,但是却同时害怕着假如给我知道了,我会不会做傻事。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一直在我背后跟着我喊我哥哥等着我哄跟我嬉笑打闹的小男孩都长大了,知道考虑周全再做事了,我却还停留在过去,纠结着那四年的美好时光不肯走出来,是不是也挺傻的? 

你问我怎么听到他俩的对话的?你傻呀,他们俩在卧室说话,以为我在睡觉就没有放低音量,可是,我醒着的。这四年来,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次闭上眼,我就看见你临走之前,在宿舍一脸严肃的问我要不要跟你一起去进修,你拿到了美国心仪大学的offer。天知道我当时多想抱住你跟你说我想去,我想跟你一起,我想一辈子陪着你,哪怕只是兄弟的名义。可那是我只是对你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能去啊,我拿不到offer,也没办法以工作的名义拿到签证,必须留在这里。你到了那里,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别被人家开放思想给带跑偏了!理智告诉我要做出玩笑的表情和嬉闹的语气,可是研究证明,人的边缘大脑控制情绪的时候,理智是不管用的,所以我清晰的在你的眼睛里,看到我无可抑制弥漫开来的悲伤。同时也清楚的看到了你眼神里难以克制的心疼与无奈啊,其实你再清楚不过了,四年都以专业第一结业的我,早就拿到了学校的保送名额了,但是为了让你走,我必须放弃。那时的我,真的好难过啊。 

送你去机场的前一天,昊昊跑到宿舍找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认真的样子,他问我,哥,他真的要走了,你真的就这样放手吗,这次离开可能以后都没机会了。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因为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喜欢你啊,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呢,好像所有人都默认了你的离开带走的,是我的全世界。我看着昊昊,看着这个仿佛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突然拥有了一个我并不认识的模样,他的眼睛里,参杂了好多好多我突然看不懂的情绪,就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让我不敢直视。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慢慢地对他说,不了吧,他的世界里从前不该有我,以后也不该有的,在这里结束了就好。他去了美国,在那里结束学业,找个女朋友结婚,定居,说不定以后就不回来了,不是挺好的吗?我总要死心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一语成谶,你真的要结婚了,我真的要死心了,可我现在,真的好不甘心啊。 

我偷听的动静惊动了俩孩子,丞丞转身看到我的时候,表情挺搞笑的,我描述给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出来,就像是,秘密被发现的孩子极力想隐藏却败露的沮丧中又带着害怕的心疼。我看着他笑了一下,语气特别轻不知道是为了说服他们还是为了说服我自己地说了一句,四年多都过去了,你们怕什么啊,他要结婚了?挺好的啊,婚礼在哪办,什么时候办?我们去参加啊。

说完我就转身回屋了,其实我也根本没期望听到他回应,我根本不敢去的,你想啊,四年过去了我都不记得你到底长什么样了却还是在想到你名字的那瞬间心会揪一下,那在你婚礼上,我恐怕会上台和新娘抢你吧,要不就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不行,会给你丢人的,我最不想的就是让你不舒服了,有点小心翼翼吧我知道,但是我愿意啊,为了你我愿意啊。 

信写到这里,我真的想Email给你的,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正式的向你表白,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想告诉全世界你有多好有多值得我付出可我不行。

你记得大一时候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南康白起说要等他的爱人到三十五岁,可他没等到那时候,就心灰意冷了。我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可我不想让你经受。我怕别人对你指指点点,我怕你不被家人理解不被朋友支持,他们都说我不必考虑这么多的,我们可以挺过来的,可我不这么想,那太煎熬了,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我自己,万一撑不下去呢,结束的那天,我大概会痛苦的死过去吧,那时候的你,又会是什么心情呢,会不会怪罪我,明明我才是始作俑者,却中途放弃,妄想让你来承受一切的罪过,那样的话,我大概看到你的眼睛,就会撑不下去了吧。 

可是怎么办,我还是好想去你的婚礼,我想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女孩子,让你愿意走进婚礼的殿堂;我想见证你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我想,再见你一面。 

如果还有机会,让我再见你一面吧,就当是终结。 

蔡徐坤,我喜欢你啊。 

这个叫朱正廷的人,真的好喜欢你啊。 


朱正廷敲下最后一个字,合上了笔记本。

旁边的蔡徐坤终于看不下去自家爱人敲着电脑边写边哭的样子,把笔记本往旁边一扔把人抱到怀里,又无奈又心疼道:“你说你是不是欠的,编辑让你改变一下文风,你就从小甜饼一下逆转到绝世虐文,还拿我们俩当主角写得要死要活的把自己感动成这样,傻吗这不是。”

嘴上讲着人家,手上给人擦眼泪的动作却没停。 

朱正廷抽抽噎噎地委屈着:“那我有什么办法嘛,我又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悲的事情,不就只能瞎写了,那人家昊昊和丞丞关系这么好我又不能拿人家当主角,委屈一下你怎么了,再说了,当初大学毕业,如果你没有临时改变心意从机场跑回学校宿舍跟我表白我们可能真的就是这个结果了我跟你讲!”朱正廷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变回了从前人家说一句他怼三句的模样。 

蔡徐坤看着他哭笑不得:“昊昊和丞丞关系好我们俩关系就不好啦?就你能胡诌” 

他刮了一下朱正廷高挺的鼻梁:“我走的时候,看到你没来机场送我,心里就一个想法,我要是走了,这个小傻子被人拐跑了那我以后不就没人可以爱了,我才不同意,你一辈子都只能被我欺负被我宠被我捧在手心里被我爱,其他人,都没可能,你只能是我的,这个事情就跟我只会是你的是一个道理,没得商量。” 

朱正廷悄悄红了耳根子,嘴上却不服输:“早知道我就跟别人跑了,像我这么好的人,哪能就栽在你手上。”

蔡徐坤脸色瞬间变了,一双魔爪伸向了朱正廷的软肋,:“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绑回我身边,这辈子都不放!” 

朱正廷被他闹得笑倒在床上,边躲边讨饶:“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敢……哈哈哈……我不敢坤你别哈哈哈挠了哈哈哈哈……”

蔡徐坤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带着从不曾褪去却只在这个人面前才会展现的少年气息。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打在了床头摆的照片上,四个少年勾肩搭背开怀大笑,映出了幸福的模样。


————————————分割线
一开始的脑洞真的是想虐死的那种
后来写着写着觉得正主这么甜我写这么虐真的太不道德了
所以最后转折了一下
嗯我是真爱无疑了
小学生文笔给看完的你比心❤
鞠躬